咕嘎咕嘎

【优桐】梦里浮沉

  终于有拿得出手的文来交党费了

  现代AU吧,,,大概

  和原著关联不大(?)

  ooc是必须的【。

————————————————————————————

      这是哪?

       

       桐人张了张手,看着从叶间滤下的光与影在手上浮动着。

       被切成碎片的光斑洒在肩上,却带着虚假的温度。

       远处是陌生的街景,稀落的人群,有着仲夏特有的带着燥热的风。

       简直比潜行的感觉还要真实,桐人小声嘟喃着。

       离开树荫,汇入攒动的人群。

       桐人思考着自己在这里的原因和去路。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自己的视野。

      浅亚麻色的发丝,幽邃湖底般的瞳眸。

      

      桐人瞪大了眼睛,迈开腿想要叫住他。

      但那个单薄的少年的身影只一闪而过,就如同一尾鱼般消失在人群中。

      “优吉欧!等一等,”桐人失声叫喊道。

       接着加快步伐,一头扎进人群。

       

      心脏鼓噪着, 血液叫嚣着,

      焦急的心态佐以剧烈的运动幅度,桐人感觉自己的眼泪都要蒸腾出来了。

      再不快点的话......又要把他弄丢了

     满溢的水汽模糊了视线,还没来得擦拭干净,桐人便一股脑撞上一个胸脯。

     抬眼。

     “优吉欧!?”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知道这里是......”

      “你......知道我的名字?”,优吉欧不做回答,只是看着眼前的黑发少年,露出点疑惑的神色。

 

       “诶?怎怎么可能。”

       “我们好像确实不认识,你大概认错人了,”优吉欧说着,带着柔和而礼貌的笑容,就像是对所有陌生人一样。

        优吉欧的眼角弯弯,

        但那双如同幽深湖底般的瞳眸,却淡淡的,没有丝毫笑意。

       距离感,失落感,一瞬间击溃了桐人的设防。

       这不可能!你忘记了吗,我们在一起那些日月,那些欢乐与笑颜,你都忘了吗?!

      桐人想要大声的质问,但这些话语却噎在喉头,无法倾吐半分。

        整个世界都在崩塌,土地龟裂,天空如墙皮般片片剥落。

        眼前的那个身影,自己一直想守护的那个身影,也在一点点消失,化作光点。

    

       一声惊喘,桐人从凌乱的被褥中坐起。

       是梦?

       桐人扶着额头,微微喘息着。

       黑暗携着深秋的凉意在起居室里流转,最后沉淀成一片寂静。

       但桐人的脑中却并不平静,优吉欧的声音,因疑惑而蹙起的眉头,眼底的疏离和冷漠,

      不停交织着,撕扯着他的神经。

       

       一个想法在脑中愈演愈烈。

       “我出去找个人。”

       桐人抓起外套,就打算出门。

      “可已经很晚了啊。” 

       直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不用担心,不会很久的。”

       桐人柔声说着,回头报以一个安慰的笑容。

       “快回去睡觉吧。”

       哪怕只要见一眼,只要一眼,自己就可以安心了。

       这样想着,桐人冲入茫茫夜色中。

       半路就下雨了,在出租车司机看神经病的眼神中,桐人下了车,一头扎进雨中。

       一路小跑,桐人一遍遍抹干脸上的雨水,期间还险些脚下打滑。

       

      终于......到了。

       

       

      

       

       

     桐人驾轻就熟的桐人走入林地,满是石碑的林地,

     找到了属于优吉欧的那一块。

    “果然,是梦啊,”

     

       他依靠着坚硬的石碑,大大方方的倚坐下来。

      “喂,我说优吉欧,你都死了两年了,能不能消停点,不要老是在梦里骚扰我了。”

      害我白高兴一场。

      “不管怎么说,是个美梦呢。”

      桐人嘴角扯着笑,絮絮地说着,仿佛故人依旧。

      雨势渐大。

      雨水弄湿了他的衣袖,濡湿了他的额发。

      还有几滴滑进他的嘴角。

      有点咸。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吃我一记双刀流

和我一起喊刀教大法好!【。

被我捅得开心吗哈哈哈哈哈【不是

如果开心的话,就,小小的评论一下呗【

评论(2)

热度(17)